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
行业新闻

“动荡期”的香港心情

发布时间:2019-09-15 12:23    浏览次数 :

  更多人选择进一步,站出来表达立场。8月17日,“守护香港大联盟”举行“反暴力、救香港”集会,大会官宣有47.6万人出席,创同类型集会参与人数新高。人潮汹涌,口号震天,有人从中看到了希望,有人从中读到了转机,深入现场的南方周末记者也得以从种种细节中窥见世态人心。

(南方周末特派香港报道组/图)

一位市民高举香港特区区旗,支持香港。(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/图)

  (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29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“因为对‘8·18’的不同看法,我刚被一位认识二十多年的朋友拉黑了。”香港植能量生命科技有限公司CEO朱珮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朋友做。”她一声叹息。

  政治立场的不同,让朱珮嘉与一些好友“不知怎么就生分了”,她劝一些朋友,不要再盲目支持反对立场。2019年6月以来,香港社会持续动荡,围绕着支不支持港府修例、撑不撑警察等议题,这个向来以多元、包容著称的国际化大都市,正在陷入纷争与内耗中。

  担忧、左右为难、无所适从,种种复杂的情绪在蔓延,退一步,成了有些人无奈的选择。8月17日,付饶的一位朋友原本打算给孙子摆百日宴,地点定在铜锣湾龙皇酒家。可在摆宴前两天,他接到朋友通知:近来香港社会发生太多事,百日宴取消。“大家都不愿出门,而主人家也担心宾客万一路上出问题,这责任担待不起,宁愿预订酒席的钱打水漂。”付饶对南方周末记者解释。

  连绵不休的混乱,打破了许多人平静的生活。方正证券(香港)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副首席执行官吴筱在香港15年了,她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,24岁来港工作,获得永居身份后嫁给香港人,自称为“新香港人”。

  吴筱家距离黄大仙警署很近,激进示威者多次围堵黄大仙警署及警察宿舍。很多店铺因而关门歇业,让她连日用品都难以买到,而示威到深夜仍然继续,更影响吴筱女儿睡眠。

  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,开始影响到吴筱一家的生活。一个周末,丈夫在外出差,吴筱问他带女儿去哪儿玩好,丈夫回复,“你哪都不许去,因为你讲普通话,可能会被暴徒围堵。”吴筱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现在的社会撕裂造成大家的心情很压抑,你不知道一些朋友的政治立场,同事之间多选择避而不谈,免得伤感情。甚至有的家庭内部,政治立场都不一样。”

  更多人选择进一步,站出来表达立场。8月17日,“守护香港大联盟”举行“反暴力、救香港”集会,大会官宣有47.6万人出席,创同类型集会参与人数新高。人潮汹涌,口号震天,有人从中看到了希望,有人从中读到了转机,深入现场的南方周末记者也得以从种种细节中窥见世态人心。

“动荡期”的香港心情

  “守护香港大联盟”呼吁全港各界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,尽快恢复社会正常秩序。(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/图)

  “很憋屈、很痛心”

  香港,正在被黑衣人用暴力推向极为危险的边缘。

  2019年8月25日,荃湾荃新天地,一些激进示威者用水桶、雨伞及绳,以砖块、铁枝等袭击警员,向警车和警员多次投掷汽油弹,堵塞商场门口与警方对峙,对面是警方首度出动的水炮车。

  8月26日凌晨,特区政府发言人回应,升级的违法及暴力行为造成15名警员受伤,警方逮捕86人。

  看着荃湾激烈的暴力画面,朱珮嘉手心又出汗了,她想到自己7月15日亲历的一幕。

  那晚,朱珮嘉跟她两位姐姐走天桥回家,路过一面连侬墙,黑衣人已将宣传品大面积拼贴其上。看到连侬墙,她第一反应是“很憋屈、很痛心”,便动手撕起来。立时,有几个黑衣人过来阻止她,短短两三分钟内,他们通过Telegram呼唤同伙,涌上来三十多人,将三姐妹团团围住。

  这是年近五旬的朱珮嘉来港第25个年头,1994年,她从广州来港投奔父亲,她的两位亲姐姐一位65岁,一位70岁,则在香港土生土长。许多黑衣男子围过来,气势汹汹,粗言秽语,姐妹三人急需自保。朱珮嘉在内地跑市场跑了二十多年,见过很多风浪。眼看敌众我寡,她心生一计,一边报警,一边大叫“非礼啊”。